梨樹風波

在線投稿  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新聞熱線:0911-7113713
時間:2019-01-24 12:29:09   來源:子長新聞網    點擊數:
手機網:http://3g.sx0911.com

六月的太陽,似爐火般將整個陜北高原炙烤的發燙。

吉普車載著我們,一路喘著粗氣在塵土飛揚的道路上顛簸著。我的心里頗為不滿,可還是跟幾個同事在這大熱天乘坐破舊吉普車去出警。

出了鎮不到一公里,便全是黃土路了,因久旱未雨,加之農用三輪車的碾壓,吉普車幾乎在土霧中行進。

“要是能下點雨該多好啊。”駕駛員抹了一把頭上的汗說。

人,總是向往美好的。

搖晃了近半個小時,總算到了事發地,還沒等車停穩我便迫不及待地跳下車,可車外仍是土氣沖天,一瞬間渾身便占滿了塵土,頭發上,還有睫毛上,灰蒙蒙一片。

一輛推土機橫在路中央,駕駛室內沒有人,推土機左側有個比機身還高的土堆,土堆上有一棵梨樹,梨樹根粗葉茂,大約有十幾年樹齡。土堆被攔腰隔斷,雖然并沒有柵欄之類的東西擋著,但中間的通道應該算是那家人的大門吧。

在推土機的旁邊并未見人,倒是在離推土機三十來米遠的一棵大槐樹下,圍著一群人,還有一些婦女小孩。

 我跟同事們徑直朝人群走去,天氣炎熱滿頭大汗,加之中午又有瞌睡之意,各種不快都寫在了臉上,一臉嚴肅且惱火地問:“是誰報的警?”

話音剛落,孩子們便用驚慌的眼神看著我們,很快便作鳥獸散,他們跑得很快,好像警察對他們有很大的震懾力。

這時,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走上前來。

“是我報的警。”邊說邊從褲兜里掏出煙,沒等他抽出一支,我便擺手,示意我們不抽煙。

他見狀便把煙裝進褲兜,開始訴說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原來推土機給村里修路,路過梨樹主人家門口時,機頂將梨樹掛斷小指粗細的一枝,被主人妻子發現,她便一屁股坐到鏟車的鏟刀上,任誰說都沒有下來之意,還不停撒潑,阻止了修路的進度,實在沒辦法勸說,又不好采取強硬手段,村民出于無奈只好報警。

聽后我跟同事們都很驚訝,互相看了一眼,沒想到這種無厘頭的事情也會發生糾紛,而且到了報警的地步。

村主任及其他幾名村上負責人也來了,帶我們一起來到推土機旁。這時我才看見,在緊貼地面的推土機鏟刀里,坐著一名婦女,左右各坐一個不到兩歲的小孩,小孩都光著身子,頭發散亂,一層土浮在頭發上。那婦女嘴里還罵罵咧咧,嘀咕著難聽的話語。看到有警察來,她并沒有站起身來,還更加撒潑地吼著:“天王老子來都不行!”

 眼前的場景讓我頓時覺得可氣又可笑,對待這種農村婦女,更要說理說據,循循善誘。于是我便問她:“這兩個孩子是你家的?”

婦女理都沒理我說話,只是伸手將兩個小孩朝自己懷里攬了一把。

 “你咋帶著孩子坐在鏟刀里?很不安全,趕緊帶孩子出來!”我穩了穩自己的情緒,厲聲喝道。

 “不行!村主任仗勢欺人!”婦女忽然把話語瞄頭對準了村主任,感覺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。

“誰仗勢欺人了?我怎么欺負你了……”還沒等我再問,村主任便從我身后擠到前面,怒氣沖天地叫喊著,好像也受很大的委屈似的。

“有本事你打我啊……”不料這名婦女也不甘示弱,雀躍而起,一把抱住村主任的褲腿,兩人便撕扯到一起。

 我和同事們趕緊上前阻止,喝口水的功夫,便將二人分開了。只見村主任蓬頭垢面,衣衫不整,而這名婦女也衣衫凌亂,褲子被撕扯破了,一直從褲角順著褲縫扯到褲襠。

這名婦女頓時平躺在地上,閉上眼,一言不發了。兩個光著身子的孩子使勁地爬到婦女的身上,輕輕一拉已經撕扯開的上衣,各自尋找乳頭吮吸著,眼睛還不時看一下人群。眾人見此情景,都自發地走開了,我們也跟著人群走到一邊。我邊走邊琢磨:這名婦女估計靠說理是無濟于事了,只能從婦女的丈夫找突破口。剛準備問她丈夫的情況,就聽見人群中喊道:“光成回來了!”

原來光成就是這名婦女的丈夫,據村民講,光成平時在家里沒有話語權,這名婦女才是里外一把手,結婚到現在,光成一直扮演著服從的角色。但即使這樣,他們夫妻二人之間很少有矛盾,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。

光成一來,看到自己老婆睡倒在地上,袒胸露乳毫無形象,兩個孩子像羊羔羔一樣吮吸著母乳,他趕緊上前拉了一把老婆的衣服,把胸前稍微遮攔了一下,然后轉身走到人群中,憤怒地問道:“誰打了我老婆?是誰打了我老婆?給我站出來……”

這時候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語開始給光成講事情的原委,光成聽后這才冷靜了下來,村主任順勢給光成遞了一根煙,并掏出打火機給他點上。

看到光成情緒穩定下來,我便上前勸解道:“你先勸勸老婆,不管怎么樣先站起來回家換個衣服,衣不蔽體,就不怕人家笑話……”

只見光成狠吸了一口煙,遲疑了片刻,站起來沒看我們,徑直朝推土機走去。

約摸十來分鐘的時間,看到光成老婆在光成的勸說下坐起來了,我們便趕緊走過去調解。只見光成在老婆旁邊蹲著,而他老婆坐起來后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,但是她只穿了一個背心,又值哺乳期,兩個乳房很是明顯地腫脹著。

“你叫小琴吧?”我也蹲在她旁邊,稍微空出一點距離,很和氣地問她。

那婦女點點頭,兩只眼睛不是那么清澈,但還是直盯著我,好像很詫異我怎么會知道她的名字。

“事情既然發生了,那我們就得想最好的辦法去解決……”我開始勸導調解。“聽你們村主任說你很能干,吃苦耐勞,鄰里鄰居又很和睦,而且你還幫助光成把家治理的有條不紊,看你這對雙胞胎多可愛……有什么你就說出來,這么多人都向著你,肯定能幫你解決。”我好像背誦條例守則一般很流利地對小琴說著,而小琴聽到這么多贊美她的話,心里明顯放松下來,好像有了“和談”的意向。

 “村主任他仗勢欺人!”我話音剛落,小琴便用手指著村主任說道,但語氣已經緩和了不少。

我趕緊順勢而言,說道:“也不能這么說,修路是村上的大事,路修好了大家都方便,村主任也是給大家做好事。現在推土機碰掉你家梨樹這么細一枝梨樹枝,又不是故意的,所以你要理解。”說著我還伸出右手小指給她比劃了一下。

可沒想到的是,小琴忽地站起來,剛剛整理的衣服又自然地垂下來,兩只乳房似乎又要袒露出來的樣子,她也不管不顧,把右手小指伸出來,指著我的鼻子大聲嚷道:“這么細的梨樹枝也是我家樹上的啊!這么細它也可以結梨啊!梨熟了我的孩子就能吃啊!梨樹好端端地被掛掉一枝,我怎么能不鬧騰?如果你的手指無意中也被人割破,你敢說你不疼?”

我頓時被眼前的小琴說得啞口無言,這是什么邏輯?明明是在處理梨樹枝的問題,怎么會牽扯到我的手指?我幾乎被她這番辯解氣得笑出聲來。

“那你說怎么辦?”我忍著想發火的情緒嚴肅地問她。

“梨樹枝從哪兒掛下來的就安到哪兒好了,我是為吃梨,又不是為擋路,其他什么都不要,就這么辦!”小琴狠狠地丟下一句話,兩只手拉了一下胸前的衣服,又坐到發燙的土堆里。

這可怎么辦好?剛以為這件事處理的有點縫隙,有點希望,可這下又好像回到原點了。我看了看旁邊的光成,示意讓他過去勸勸小琴,光成明白了我的意思,剛要站起準備走過去勸說,小琴便朝著光成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大聲斥責:“這里沒你的事,一邊去!”

光成看了看小琴,又看了看我,繼續蹲在原地,埋頭一言不發了。

百聞不如一見,光成果然是怕老婆的主。

“梨樹枝已經掛下來了,就沒有聽過再復原的可能,誰要是真的有本事能把它重新復原到梨樹上,我還真就服了……”我也賭氣地對著小琴說。

 “村主任有本事,他能行!”我的話音還未落,小琴瞧都沒瞧我一眼就插話了。

我頓時啞了,頓時覺得小琴跟村主任肯定有什么疙瘩沒解開,致使小琴總是抓著村主任不放,看來處理這件事的辦法,并不是像小琴說得那樣把梨樹枝復原,而是村主任的問題。于是我就找村主任問緣由,村主任也好像明白了點什么,就一五一十地說起了事情的開頭。

原來,推土機工作到小琴家門口的時候,不小心把梨樹枝掛斷了,小琴看到了便和推土機駕駛員理論,大體意思是小心一點,不要把梨樹再掛倒了,結果村主任以為小琴是在為難修路,覺得這是給全村人造福,不小心掛斷梨樹枝,并無什么大礙,于是就對小琴說出“不就掛斷了梨樹枝嗎?就是把整棵梨樹連根刨起,你能怎么樣”的話語。小琴聽到后就生氣了,認為不僅僅是梨樹枝的問題,而是村主任簡直就是小瞧了自己,根本沒有把自己和光成放在眼里,所以就帶著兩個小孩,一屁股做到鏟刀里。

解鈴還需系鈴人。原來小琴只是要村主任給自己為剛才說的話道歉而已。

我趕緊拉過村主任,趴在他耳朵上對他小聲說讓他去給小琴道個歉之類的話,可村主任聽后感覺自己很委屈,不僅擋了半天的修路進度,還讓小琴抱住自己的腿撕扯了一回。

“我才不給她道歉!”村主任似乎放不下面子,朝我嘀咕著。

“為什么?村主任就應該起表率作用。”我厲聲斥責道。

村主任看見我發火了,才湊上前跟我解釋,原來他認為如果自己道歉,從此以后自己的威嚴便會村中盡失,以后在工作中,村民肯定會不服從管理,工作便很難開展。

“主任,這個擔心是多余的。如果你去道歉,好處至少有二,其一就是這個事情平息了,再就是更顯你的大度,村里人更會尊重你。”我明白了村主任的意思,便苦口婆心地給他說著。

村里的其他負責人和一些村民聽我這么一說,都不約而同地順著我的意思勸解村主任,一邊說一邊還把村主任推搡到小琴的旁邊,示意讓他道歉,了結此事。

村主任可能覺得道歉是解決事情的唯一辦法,便硬著頭皮對小琴說:“光成家婆姨,這個事是我不對。”村主任邊說邊點了一支煙,然后又掏出一支煙遞給光成。“推土機給咱們村里修路,不小心掛斷梨樹枝,我不但沒有勸說推土機駕駛員小心一點,還對你嚷嚷,是我不對,這點小事還驚動了警察。你一直是個明事理的人,我總以為你大人大量,不會計較我說的那些笨話,是我不對,你就不要生氣了……”沒想到村主任這么能說會道。

村主任在小琴旁邊說著,其他村民還做幫腔,幾個婦女走到小琴跟前,把她扶起來,還幫她整理衣服、拍灰塵。光成見狀也勸解自己的婆姨。

看到如此情景,我覺得這件事總算有點解決的眉目了,心中如釋重負。

 “光成,你先把孩子帶回去。”小琴一邊摟攔自己的衣服一邊對光成說,光成聽后趕緊站起來,把兩個昏昏欲睡的孩子左右胳膊各夾一個帶回家里去了。邊走還不時地回頭向小琴喊到:“你也趕緊回來,哄孩子吃奶睡覺……”小琴不耐煩地點點頭。

事情總算是解決了,小琴也被周圍那幾個婦女說得臉上綻開了笑容。我也乘機而上,對小琴笑著說道:“修路是咱們全村人的大事,這是好事啊!你看看,咱們村現在的條件也越來越好了,等路修好了,你家也買臺三輪車,光成就能跑生意,賺大錢了!再說哩,路修通了,你孩子長大,娶媳婦都容易……”

聽我這么一說,大伙都笑了起來,小琴也笑出了聲。

“就是有了三輪車,我們家光成也不會開啊!”小琴笑著說著,彎腰將地上那支折斷的梨樹枝撿起來,丟給跑過來看熱鬧的一只小羊羔。

“這個簡單,學幾天就會了,現在社會好了,咱們農民購買機械,政府還有補貼呢!”村主任吸了一口煙,吐了個煙圈,也笑聲載道地說。

小琴眼神鎮定,望著遠處的山,沉思了一會兒,仿佛在構想光成駕駛著新買的三輪車出門掙錢的場景。忽然她自己咧開嘴笑了,然回過頭來對大家說:“都散了,都散了,修路吧,我的這點事是小事,不能影響全村修路。”自己還一邊做手勢一邊朝家的方向走著。

 “小琴,快回家換條褲子,你都快走光了。”人群中,小琴的二嫂突然喊了一句。

眾人哈哈大笑,小琴紅著臉往家里跑去,那條破褲腿,滑稽地前后掃著。她一邊跑一邊回頭笑著朝她二嫂喊道:“你這個挨千刀的,就你話多……”

人群中頓時又響起了一片歡笑聲,小孩子們都笑得前俯后仰,就連村主任也笑得彎腰捧腹了。

進入論壇 來源:子長新聞網  作者:白珉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子長嗩吶
下一篇:追尋紅色歲月的歷史印記

返回首頁

About ZiChang  -  關于子長  -  網站簡介  -  聯系方法  -  招聘信息  -  客戶服務  -  相關法律

千斤顶或更好1手彩金